導.jpg 

很久沒寫文章沒想到回歸的第一篇是寫這個


這是我考試期間在圖書館唸書發現的事情


就是有關身障廁所的設置


我都在政大中正圖書館地下室的閱讀區唸書  閱讀區很貼心的設置了身障廁所

殘障.jpg 

 但是你要到達這個廁所 首先你要從一樓大廳先下樓梯到閱讀區

政大一樓.jpg 

到閱讀區之後再到樓梯間爬樓梯

地下室.jpg 

繼續爬努力爬 爬到一樓

爬上去.jpg 

才會到達身障廁所

廁所.jpg 

沒有任何電梯 斜坡 或是導盲設備 在一個身障者根本到不了的地方設了身障廁所


(感謝Jeffery Hsiao學弟幫我拍照 )


台大總圖也是一樣 要到地下室的自習室也要從一樓大廳先下樓梯

台.jpg 

雖然有電梯但是不到B1

大.jpg 

比政大好一點不用再爬樓梯上樓就可以到自習區的身障廁所 


現在期中考我沒辦法進去拍照(有台大的好心人士可以幫我拍一下嗎) 但我記得那廁所門口還貼了非身障人士請勿使用之類的標語


問題是身障人士根本到不了這邊好嗎


台大的地下室從外面也可以進去但一樣也是要爬樓梯

樓梯.jpg 


還有政大總圖外面的導盲磚  導盲人去撞獅子

導.jpg 

失.jpg 

不過有一說法是說這導盲磚是提醒盲人小心不要跌下樓梯而不是導去撞牆?


所以可能是大家誤會了導盲磚的作用吧?不然這麼明顯的錯誤從我大一到現在十幾年不改也太硬派了吧!



在身障人士很難甚至無法抵達的地方設置身障廁所


但根本完全沒有幫助到任何身障人士 白白放一個大廁所在那邊不知道幹嘛(所以如果女廁客滿或是太髒我都會去上這間 又大又乾淨啊)


政大一向愛花大錢做表面就算了 大概跟校長的風格有關(偷酸自己母校)


但台大也是這樣 其他的學校跟公家機關我不知道



顯示台灣對身心障礙人士的保障依然停留在「做表面」 你看我們有設身障廁所喔 有導盲磚 是不是好棒棒



小時候看乙武洋匡的書 說他雖然沒有手腳 但老師也會要求他坐在電動輪椅上跟大家一起打球 上體育課


但台灣呢 八成會叫你在教室休息 不要勞累 這不要做那不要做 因為你是殘障 大家幫你作就好


那時我不懂 想說他就殘障啊讓他休息不是很好


現在我才了解 身心障礙人士最需要的不是同情 而是把他當「一般人」看待


如果我們對身心障礙人士的心態一直停留在「同情」 覺得他們好可憐喔 好慘喔 


這時候做一點點什麼甚至像這樣幾乎根本沒用的狗屁身障廁所 都會覺得自己做了「好棒幫忙他們好多的事情」


身心障礙者需要的不是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同情 是需要被當作一般人看待


或許你會覺得看到一個輪椅人士上不了樓梯 去幫忙他抬上樓梯是愛心的表現


但他更需要的可能是一個斜坡或是電梯讓他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到他想去的地方


我們在幫助身心障礙人士的時候 很少考慮到「尊嚴」這件事


總覺得身心障礙就是弱勢啊 就是好可憐啊 還有市長帶頭說殘障就是比較難找工作啊


好像我給他工作不是因為他工作能力好 是因為他好可憐


對 殘障是比較難找工作 但不是說因為這樣所以殘障犯錯好可憐我要原諒他因為他找不到工作 


而是應該去改善「為什麼身心障礙人士比較難找工作」 大部分的身心障礙人士 只要給予適當的輔助設備(甚至有的不用)


工作能力並沒有比一般人差 甚至更好


對身心障礙人士的保障跟心態 台灣欠缺的還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沒有什麼他們身心障礙人士 我們正常人 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對待身障人士讓他們也能像正常人一樣


而不是處處流露「你好可憐」的同情 去做一些根本沒幫助的事情  才是真正的沒有歧視



好久沒點點↓



    全站熱搜

    巴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