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看康熙來了

 

看到小S形容美食作家胡天蘭(最近美食作家流年不利,請大家多保重身體)吃食物都要分開來品嚐味道 然後細細的說出味道 

 

很像在幫食物驗屍

 

(說到康熙來了 最近康熙換製作人以後變超好笑 有一集配音員上康熙的請務必看

 

有巧虎的配音員跟多隆的配音員 巧虎幫布袋戲配音害我笑出馬賽啊)

 

 

說到幫食物驗屍這件事就不得不提我的快樂夥伴鵰哥

 

鵰哥不管吃什麼東西都可以吃出很多味道

 

他自己看Discovery說是因為他的舌頭味蕾比別人多 所以可以吃到比較多細微的味道

 

我們一起吃東西他常常跟我說有沒有吃到那個什麼什麼香味 什麼什麼層次 

 

我每次都很仔細的嚼了只差沒有反芻了都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譬如他說科學麵邊嚼邊喝水很香很好吃 我怎麼吃就是科學麵味兒跟水味

 

我就是個笨舌頭味覺遲鈍但他味覺超人

 

喔除此之外我還是木耳但鵰哥之前是做音響的 

 

每次他叫我聽音樂說不同耳機有什麼重低音什麼音什麼聲音從腦袋中間發出來什麼鬼的

 

還有鵰哥幫我修照片之後都會叫我比較看看前後兩張照片色澤 說兩張的黑色色澤不同什麼的

 

我永遠都吃不出來也聽不到看不到

 

在鵰哥的眼中我應該就是扶不起的阿斗爛泥扶不上牆是海倫凱勒看不到也聽不到

 

不過舌頭太敏銳也很可憐 吃好吃的東西特別好吃吃到難吃的東西就世界難吃

 

譬如豬血糕大家都吃得好好的 他就會說這個有鹼味

 

吃浮水魚羹就說這個有消毒水味

 

有次去內湖金X吃到臭掉的海膽 一般人吃到壞掉的海膽就是覺得怪怪的而已

 

但這臭在美食驗屍官嘴裡吃起來就是特別有深度

 

可細分為前中後味 前味腥 中味羶 中味起爆威力直逼芥末衝腦那樣的感賊

 

還來不及品到後味就直衝廁所 腳程比不上吐意 連馬桶都到不了就吐在洗手台旁邊的垃圾桶

 

吐到全身發抖胃抽筋 雙眼充滿血絲 不知道的人以為他剛剛在廁所生產了

 

最可怕的是這時候後味強上來了 吐完以後鵰哥每一次呼吸都會彷彿置身漁港

 

聽起來很浪漫但那漁港是滿滿一大片死魚 然後海浪嘩沙嘩沙一直把屍臭捲上來

 

在這裡要特別為鵰哥配唱一首「我願意」

 

「屍臭是一種 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形~無聲又無息 出沒在鼻息

 

轉眼 吞沒我在臭味裡~我無力抗拒 特別深呼吸 窩喔喔 真的臭到無法呼吸~~~」

 

據聞是下午三點吃的到晚上八點都還聞得到臭味 金家摳連

 

 

 

還有鵰哥可能是小時候住眷村吃過很多眷村媽媽的手工菜

 

所以對食物的原味非常迷戀

 

鵰哥常說現在孩子吃太多調味品都不知道什麼是食物該有的味道

 

鵰哥的舌頭可以分辨出湯頭是粉泡的還是熬煮的

 

他說粉泡的會感覺刺刺的烈烈的 但熬煮的就很醇厚

 

之前食安風暴好多有問題的店家都被鵰哥說過吃起來味道很「化學」

 

根本緝毒犬一隻 可以安排他去機場上班嗎

 

鵰哥還特別迷戀麵粉香 只要是麵粉做的東西他都很追求麵粉香

 

譬如很多家很有名的麵店 只要鵰哥吃了覺得沒有麵粉香就打槍

 

而且即使味道很濃郁的譬如牛肉麵 鵰哥還是吃得出麵粉香

 

這不是驗屍官什麼是驗屍官 根本美食界的高大成

 

 

鵰哥挑選水餃也有奇怪的標準

 

 

不只要水餃本身好吃  水餃湯還要好喝

 

所謂水餃湯不是外賣的那種水餃湯喔 是說煮過水餃的水

 

鵰哥會把那水加點鹽巴拿來喝 如果喝起來不香沒有麵粉味兒

 

即使水餃再好吃也不是個好水餃

 

 

 

他還喜歡那種老麵揉的饅頭 不能白白閃閃胖胖

 

要老麵很乾硬還發黃那種 他說那個嚼起來才香

 

前陣子迷上法國麵包 一直說某家麵包店的法棍真的很香很扎實

 

有次他買了一根給我 就是很扎實麥味很重很硬的那種歐式麵包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會讓我想起小時候看悲慘世界

 

說窮人小孩只能吃又乾又硬的黑麵包 富人小孩可以吃又鬆又軟的白吐司

 

法棍就一直讓我想到那窮小孩黑麵包

 

我給李察吃 李察吃了一口就說這哪來的好像老兵的食物

 

我撕一小塊給漢吉吃漢吉還呸掉喔

 

狗不吃的東西鵰哥吃 以後鵰哥可以開家店叫狗不吃麵包店

 

 

大概因為鵰爸是真的打過仗的人(根據鵰爸的說法是仗打了槍也開了但不知道有沒有射到人)

 

鵰哥因此長成了非常適合戰亂的體質 這種乾巴巴的老麵饅頭 狗不吃麵包鵰哥都可以吃得津津有味

 

如果哪天真的打仗了鵰哥應該撕樹皮都可以嚼出前中後味兒吧

 

這種基因好適合抵抗天災人禍 歡迎大家預約配種!

 

 

好久沒點點快來點↓

 

    全站熱搜

    巴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